李佳琦个人资料()

2000年世纪之交,湖南岳阳一对夫妻离婚,8岁的儿子从此跟着做小学教师的妈妈相依为命。

儿子名叫李佳琦,十年后当他考上南昌大学的舞蹈专业时,面对2万多元的巨额学费,一直教导儿子要坚强的妈妈终于无能为力,让李佳琦问爸爸去要点钱。

爸爸却在电话那头冷冷地拒绝:我也没有钱,谁让你学这个专业的。

剧情似乎和《情深深雨蒙蒙》里的依萍向父亲要钱一样虐心。

但家庭的不幸,并没让李佳琦的性格变成依萍那样带刺灼人,相反,他很早就敏感地懂得照顾别人的情感。

李佳琦个人资料()

读小学,有一回过年,母子俩兴奋地去一个广场看烟花,但现场拥挤又下雨,李佳琦不忍心让妈妈劳累,说回家看电视吧,电视上看得更清晰。

上高中,李佳琦在校门口吃到一家十分美味的鸡爪,他并没有独享,而是热心地推荐给身边同学,大家纷纷去品尝,直接带火了这家小吃店。

从今天的眼光看,或许我们会说,李佳琦一场直播销售几亿、年收入达到9位数,他的带货天赋从高中这件小事就展现出来了。

但我们不能忽略这种“天赋”背后,是李佳琦维护他人情感的性格底色。

可是一旦巨额的财富如潮涌来时,一切都可能改变。当收入从月薪3千变成年入近3亿后,李佳琦的性格底色,也会像他涂抹在肌肤上的口红色,被擦拭得模糊不辨,他将身不由己地舍弃身边一份份珍贵的人和事。

#01

命运之神

大三那年,为了赚取艺术生高额的学费,李佳琦做过很多兼职,最后在一家商场柜台做导购,销售欧莱雅美妆用品。

女生们都知道,去柜台买口红有个难题是试色,如果直接涂抹在自己嘴唇试,会担心卫生问题,因为不知道之前这支口红有多少人试过,大部分导购员为了消除这种疑虑,会将口红涂在手腕或者试色板给顾客展示,但这样又很不直观。

李佳琦的做法则再次印证了他懂得照顾别人情感的特点。

他直接将口红涂在自己的嘴唇上,让顾客看效果,然后擦拭掉,再涂上另一支色号,问顾客:哪支更好些?如果顾客还犹豫,他会继续涂抹第三支、第四支,直到最后帮顾客敲定:这个色号最适合你。

一个身高1米77,面容标致帅气,又如此体贴细致的年轻男孩,很快赢得不少女性顾客的喜欢,甚至有时李佳琦请假,有女孩专门在柜台等着这位小哥哥来上班。李佳琦也渐渐成了店内的销售冠军。

初入社会,就在这份兼职中获得肯定,李佳琦把所有的热忱和精力都投入进来,早上6点起床化妆,九点前赶到柜台,以最佳状态出现在店里,接着站一整天,等晚上写完工作日志,回到家里已经十点多了。

学业无暇顾及,遂在最后一年选择肄业,全身心投入到欧莱雅的专柜销售中去了。

2021年上海浦东新区列出的人大代表候选人里有李佳琦的名字,眼尖的网友发现旁边注明的学历是“高中”,引发了一场“李佳琦学历造假”的风波,因为在之前的宣传资料中,李佳琦一直是南昌大学本科学历。

“学历风波”过后,李佳琦再也没在宣传资料中使用“学历本科”的字眼。

李佳琦个人资料()

在欧莱雅专柜做得风风火火时,有一位同行注意到李佳琦。此人是隔壁雅诗兰黛的店长,也是一位男孩,比李佳琦大一岁,名叫付鹏

由于同样热爱美妆行业,付鹏和李佳琦很快成为关系亲密的好友,两人经常一起吃火锅,吃小龙虾。

付鹏在这时就相信李佳琦一定会成为一名金牌销售,因为他看出,这行很多人上班站一整天不停为顾客服务,到下班已经懒得不想多说一句话。李佳琦却相反,下班后依然滔滔不绝讨论各类美妆用品的特点,到处去别家柜台比较产品,简直天生就是为美妆行业而生的。

就这样忙忙碌碌又平平凡凡地做了一年“柜哥”,2016年,命运的大门透开一条缝,向李佳琦缓缓打开了。

有一天李佳琦被拉进一个工作群,一看,里面200人,是全国各地美妆销售精英,自己是业绩排名垫底的小角色。

他的心情就像一个普通大专生,忽然和一堆海归名校博士共聚一堂,忐忑而惶恐。

这200销售精英组建成群,是欧莱雅高层想开辟新销售渠道的一次试水,他们发现电商直播带货能力不错,就想从一线销售员中选拔7人来做淘宝直播,看看效果怎么样。

那时候李佳琦还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直播,连淘宝账号都没有。但是在那份忐忑惶恐心情的带动下,他只认准一条:无论干什么,如果能在这200人中间胜出,自己将会赢得更大的机会。

因此在群里发布第一条任务:做一段自我介绍视频后,李佳琦花了一个晚上的时间,笨手笨脚用手机做出了人生第一条短视频。

第二天交上去才发现,那200名精英大多数都没在乎这项任务,交作业的只有十几个,精心准备的李佳琦当然入选了。

李佳琦积极参加这项任务还有一个原因:公司会给每人每月再补贴3000元。这样,李佳琦加上柜台的工资,一个月能挣6000多,够他和付鹏等一帮朋友过得潇洒了。

懵懂进入直播业后,李佳琦和一同入选的7位同行业绩惨淡,直播根本没人观看。为了给李佳琦撑场子,付鹏扮成粉丝一个人在直播间给李佳琦发弹幕暖场。

“这个多少钱?”

“真便宜。”

“想看看你的化妆包。”

……

下播后,付鹏问李佳琦,你知道这场有多少人观看吗?

李佳琦说,好歹有200人吧。

付鹏说,79人。

做了三个月直播,原先的7人陆续退出了,只有李佳琦一人还在坚持每天播6小时,观众依然只有几十上百,但已经有李佳琦忠粉了,说看他的直播干货满满,非常有收获。

这时候妈妈也劝他退出:不行回老家吧,考个公务员什么的,你把个人资料先做好。品牌方也看到没什么效果,取消了主播每月3000的补贴。

李佳琦开始动摇,这么坚持到底有没有价值,他听了妈妈的话,把资料做好递回去,实在不行就回老家吧。

直播负责人也带着死马当做活马医的口气劝李佳琦,离开前再直播三天,完了就彻底断了这个念想。李佳琦说,那好吧。

没人任何人知道,正是这一天,背后的淘宝平台看中了李佳琦这几个月的努力,觉得直播内容很有价值,准备在当天给他分发流量。命运之神就这样恰到好处来临。

第一天开播后,直播间人数和往常一样,二百来人,但没多久李佳琦就发觉不对劲,观看人数迅速升到两千,又飙升到两万。他一边应对潮涌而来的网民,一边抖着手给工作人员偷偷发信息:直播间爆啦。工作人员也冒着汗回复:佳琦,我们稳住。

#02

大上海

南昌做出了成就,李佳琦便放弃了南昌。

2017年初,他花掉小火一把赚来所有的钱,买了一辆汽车开去了上海,他知道上海是国内美妆圣地,那里发展比南昌更好。当时他只剩两千块钱,以及副驾上的付鹏。

付鹏一是相信直播行业会有大发展,二是相信李佳琦这个人,所以在听说李佳琦要来上海后,果断辞了雅诗兰黛店长的职位,跟着一同做了“沪漂”。

一直负责李佳琦直播业务的网红公司美ONE,此时收纳了和李佳琦一样的200多名主播,希望能从中孵化出一批足够吸金的大网红。公司给李佳琦提供宿舍后,就让他们开干了,能不能成,看各人命运。

而刚来一线大城市的李佳琦没办法不飘,当时他已拥有几十万淘宝粉丝,直播一场至少能有三五千的收入,早已不是月入几千块的南昌柜哥,因此直播时,出口任性嚣张。

看到大码睡衣被抢空,他在直播间叫:胖胖的女生好多哦。

一旁打下手的付鹏赶紧打圆场:女生睡衣都喜欢宽大的。

展示某款香水时,李佳琦又开黄腔:这是色的味道。

付鹏额头冒着汗救场:你说的是“青涩”的“涩”吧。

两人合作,一个在镜头前信马由缰,一个在幕后控场,把杂乱的选品、上货、服务做好,在初期直播阶段,还不成熟的他们就像《亮剑》里的李云龙和赵刚。

走向成熟,需要有足够的经历,对李佳琦来说,这种经历就是进账暴涨。

上海滩是他的掘金之城,2017年开始,他的直播月收入呈几何式增长,从十万到百万仅用了短短几个月,尤其2018年后不再囿于单一的淘宝直播,在抖音、快手等平台全面开花,“口红一哥”的名号,伴随着“oh my god!买它!”的呼喊声响彻大江南北,财富数字更是夜夜翻新。国人这才注意到一个叫“李佳琦”的精致男主播似乎在一夜爆红。

观察李佳琦随后的举动,似乎金钱不再成为目标,因为早在他和付鹏来上海时说过具体规划:等挣够2000万就回老家。

两人的早已挣够2000万,但是就在2020年上半年,网友发现作为李佳琦的助理,付鹏不再出现在直播间, “两人因为利益分配不均闹掰”、“付鹏野心膨胀想单飞”等传言甚嚣尘上,等了半年,9月付鹏在微博正式宣布:离开李佳琦。

尽管双方都不止一次声明,两人仍是好朋友,并没有传闻中的不和,而且都为对方送上了祝福,但从两人隔空对话的言辞中,人们感受到的是客气而节制的语调,这个“琦有此理”组合在直播间默契配合开心带货的光景,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李佳琦个人资料()

不久后流出的某大型活动现场照片,更加印证了两人的关系,空空的嘉宾席位上,李佳琦和付鹏隔着老远相坐,谁都没多看谁一眼。

李佳琦这回失去的,是光辉岁月中的好伙伴。

当处于财富顶端的时候,一个人不再是一个具体的个人。

一直经营李佳琦的美ONE公司,在李佳琦成为国内头部主播后,便放弃了当初和他一同成长的其他主播,全公司300多号人集中火力为李佳琦一个人服务。

但老板是商人,不是小二,他必须以商业思维考虑公司的行为:如此用尽全力去捧一个李佳琦对不对?有没有风险?

答案很容易得出,因此公司试着“去李佳琦”,试着孵化其他主播,虽然不会再像李佳琦这么成功,但所有的鸡蛋可以不用放在一个篮子里了。

公司没有做成,到头来发现还是集中服务李佳琦一个人所带来的效益更高,于是再也不想别的,专心做好“李佳琦”,并且让李佳琦成为公司的合伙人。

有一次夜晚下播后,李佳琦和几位艺术家、记者、合作伙伴一起在一个私密的高级露台吃火锅,一直吃到天亮,那晚他喝了不少酒,是来上海这几年少有的放纵,喝到嗨处,他开心地称大家都是好朋友。

但酒醒后,李佳琦思维回归日常的理性,不无寥落地说,

“我在上海没有朋友,他们是我的团队,我们关系非常好,但不是朋友。”

回想三年前,和付鹏在南昌当“柜哥”,一个月拿三千块工资的时光,他们夜夜K歌打麻将吃火锅,SKII高薪挖他过去他都拒绝,就是因为不愿舍弃朋友。

#03

舍弃自己

在名利场逐渐成熟的李佳琦,不得不经历越来越多的舍弃,他知道,在商业世界里,利益关系才是最纯净的关系。

直到金钱在李佳琦眼里最终只变成一串数字时,他不再做舍弃。

2020年开始,他捐助援建20所希望小学,推出帮扶青海、贵州等地区的助农直播,以及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等各种公益活动。

在大多数公众眼里,李佳琦是一个被时代选中的暴富者,他的巨额财富来得太轻易,做这些公益理所应当。但李佳琦在各种采访中不止一次讲过一句话:

我希望把好东西分享给更多的人,做公益也是如此。

从他上高中时就喜欢给同学分享校门口的鸡爪的例子来看,他这句话至少是真诚的。尤其当付鹏、当公司不再是真正的朋友,从心理学分析,他把情感不再投入到具体的个人,而是一个群体,比如上学困难的孩子、销路犯愁的农民、以及“全场所有女生”,这句话更显得合理且可信。

也是在这个时候,国际风云变幻,美国对中国科技企业技术封锁,国内民族自强心日盛,作为一名直播一场销售额顶一个大商场一年的主播,李佳琦也逐渐找到可以安放自己的地方。

Brand In China,他脑子里浮出这句话,并且迅速付诸实践。

“外国有那么多叫得很响的品牌,为什么中国就不能有?疫情以来,美妆界没有哪个国家比中国做得更好。”李佳琦说。事实也是如此,他在选品会上才是真正的“李魔鬼”,毫不留情地批评欧莱雅、香奈儿等国际大牌的产品缺点,而被他力推的花西子等国内品牌,已经从研发之前就开始满足李佳琦的各种要求,因为他的要求,能代表“所有女生”的需要。

做中国品牌,是李佳琦从这几年扶摇直上的节奏中摸出的一条脚踏实地的路,这条路以“李佳琦直播间”贯穿首尾。

这一次,他舍弃的是自己。

“李佳琦直播间”不仅仅有李佳琦,还有“+7新品秀”、“李佳琦小课堂”,甚至以他的狗狗为设定的“奈娃家族”等IP,这是李佳琦自己在“去李佳琦”。他清楚地知道,江湖不会一直是个人的江湖,所谓“直播四大天王”也终将成为传说。

《道德经》有云:功成身退,道褒无名。

因此9月20晚,消失109天的李佳琦上线复播迅速成为国民话题时,人们同时注意到,他直播间的背景,不再是斑斓精致的商品展示,而是简单素净的幕板,“李佳琦直播间”下面只写了八个字:理性消费,快乐购物。

李佳琦个人资料()

今年李佳琦正好三十岁,对普通人来说,是三十而立的年纪,但是对李佳琦来说,是探索一条孤独而艰难道路的起点。

刘慈欣在科幻小说《中国太阳》中讲了这么一个故事:

一个农村小伙最初的梦想,是走出贫瘠的村庄,但随着他一步步来到城市,接触到更高层面的人和事,他最终的目标变成了舍弃在地球上的一切情感和金钱,甚至性命,驾驶着星际飞船去深邃的宇宙探索人类从未获得的奥秘。

当晚下播后,李佳琦照例和同事们进行复盘、售后会议,走出公司大楼已经是深夜,他扭头回望了一眼身后,夜幕中除了直播间昏暗的灯光,还有更渺远更灿烂的宇宙星群。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2193957737@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520wert.com/18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