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台女孩(女孩子当前台)

口述:卢勇(贵州毕节人)

撰文:胖爷

2010年,我大学毕业,在虎门一家时装公司上班。公司规模不大,二百来人。我刚入职,做跟单员

公司有个前台,名叫荷花。荷花长得漂亮,大凡前台小姐,都长得漂亮。荷花除了漂亮,还很性感,这性感源于她的眼睛和嘴唇。公司每有客户来访,总不免多望她两眼。

因为工作关系,我和前台打交道的时候很多。加上荷花与我有乡党之谊,有种他乡遇故交的欣喜。进厂不久,我俩就成了朋友。彼此之间,总有许多可以交谈的话题。

荷花大我三岁,十八岁南下东莞,先在厚街鞋厂干流水线,年底经人介绍,进了伟易达电子厂。

电子厂环境好,但车间规矩太多,下班后人山人海,干啥都要排队。荷花感觉不自在,一年后又去了樟木头,在一家饭店当服务员,端茶倒水兼洗盘子。

工作虽然辛苦,好在自由许多,荷花倒也欢喜。荷花长相柔美,惹人怜爱,为饭店引来不少回头客。

端了半年盘子,她遇到一个贵人,迎来命运转机。端阳节那天,公司人事经理去饭店吃饭,见到荷花,被她的清纯模样打动,正好公司缺一前台,于是起了让荷花来公司当前台的心思。

不出一个月,这个想法变成了现实。饭店服务员荷花,摇身一变,成了时装公司的前台小姐。

前台小姐要干的工作,其实很简单,无非模样俊俏,站在那里,见人微笑,点头示好。

前台女孩(女孩子当前台)

荷花却并不满足于当一个花瓶,她不但热心向其他同事学习,还去虎门镇报了外语班,每周上两次课。

一个没读过几年书的女工,竟然报了外语班,别的不说,光是这一点,便足以令人敬佩。

时装公司配有宿舍,但环境不好,堪称老破小,同事除非实在没办法,一般都租房而居。

我初到虎门,工作尚未稳定,对周边环境也不熟悉,只好住在宿舍。相熟之后,有个周末,荷花喊我去她家吃饭。

她在北栅租了房子,虽一人居住,却租了一房一厅,东西不多,布置得很温馨。去她家之前,我特意在超市买了莲雾一类的水果。

她喜欢莲雾,我从聊天中偶然得知,于是留了个心。初次见面,空着手总不太好。荷花见我拎着东西进门,面有不悦,一个劲地怪我不该花钱。待看到莲雾,立马换了表情,露出一脸欢喜。

荷花接过袋子,当即把莲雾取出来,用水洗净了,切成小块,盛放在盘子里,摆放在我面前。

我以为她还叫了别的同事或朋友,但屋里没别人,我不好发问。她招呼完毕,便去厨房忙着烹饪。

我一个人呆在房子里无聊,几次三番,想去厨房帮忙。每回去,都被她赶了出来。

我们家乡不是富庶之地,但贵州人好吃,对吃也极讲究。贵州人对吃的热情,类似于欧美国家的超前消费。别管明天怎么样,今天且先满足了肚腹之欲再讲。

倘若去我们贵州,无论哪一座城市,都可以在街头巷尾看到许多特色小吃。这些带着烟火气的饮食,是我们最动容的回忆,离开久了,就会特别怀念。

也因此,荷花邀我用餐,我是极高兴的。她当天所做的,都是地道的贵州家常菜,在别处吃不到的。

比如折耳根,许多地方当成草根,吃不惯,也不会当成菜食。偏偏这道菜,在我们贵州,被当成宝贝。

除了折耳根,荷花在别的菜谱上,也动了心思。虽是普遍寻常的几道菜,但你与家乡人坐在一起品尝,这菜就有了别样的意味。

前台女孩(女孩子当前台)

当天,我和荷花把酒言欢,谈了许多趣事与糗事。正是这次宴饮,我与荷花达成了一个秘密约定。

再之后,几乎每隔半个月,荷花都会约我去她家相聚,谈生活梦想,也谈工作。

第二次见面,大约吃火锅的缘故,荷花特意把大门敞开。荷花穿一条碎花裙子,热气蒸腾之下,脸上愈发显得红艳。

荷花有个大嗓门,碰着杯,讲着话,爽朗的笑声,在房间里回荡。房门正对着楼梯口,不时有人进出,租客们见门开着,或者见到笑声,不时往屋里张望。他们越如此,荷花似乎越欢喜。

蹭饭的次数多了,我无功不受禄,觉得应该有所表现。于是,主动帮忙洗碗。这次,荷花没拒绝。

我在厨房搞清洁,她没闲着,跑去洗了莲雾,切了一半,跑过来,要喂给我吃。待我张嘴,她却突然把手抽走。瞧我的尴尬模样,她则乐得哈哈大笑。

东莞的夏天,暑气难消,房间里没装空调,风扇转动不休,也无法抵消炎夏。荷花兴之所至,顾不上我还在她家,去洗手间冲澡消暑。

出来时,换上了颜色鲜艳的睡衣,她回到客厅,盘腿坐在沙发上,与我畅谈人生。她没把我当外人,我感动于这份情义,只是,她身上没被睡衣遮住的部分,常常让我走神。

告辞而归,回到宿舍,想起这一幕,仍恍然如梦,不敢相信是真的。

我在荷花家吃饭的事,很快在同事间传开了,自然而然,大家认为我与荷花在谈朋友。不但如此,荷花租房的左右邻舍,甚至房东老太,也把我当成她的男朋友。

荷花这样的女人,自然有不少追求者。荷花拒绝了许多人,偏偏选择了我,大家称我交了桃花运。有同事私下找我喝酒,喝酒不是目的,只为了问我夜间欢爱之事。

每每同事相问,我只能顾左右而言他。只有我知道,我与荷花之间,比普通朋友更进一步,但离男女朋友,还隔了一些距离。

有好几次,我想挑明关系,甚至想要有所行动,但都被荷花以四两拨千斤的工夫,轻易化解了。

与荷花交往了半年之后——其实根本算不上交往——周五晚上,我的一位堂兄从老家抵达东莞,带了一点家乡特产,我想给荷花一个惊喜,事先没告诉她,直接去了她的租房。

前台女孩(女孩子当前台)

屋里没人,我猜她应该去培训班了。于是,把特产挂在门口。转身下楼,打开楼道间的大门,正欲离开,房东老太突然喊住我。老太说:“小伙子,你和你女朋友吵架了?”

我莫名其妙,不懂其意,只不停摇头。老太望了望四周,确定无其他房客,便说:“昨天,我看到她带了一个男人回来,直到今天早上才离开。”

我与荷花,并不是男女朋友,她谈不与谈朋友,带不带别的男人回家,严格讲起来,和我没有半毛钱关系。

可听了房东老太的话,像吞下一枚鱼刺,极其难受。很快,又到了我与荷花约定聚饮的日子。

那天我连她最爱的莲雾也忘了买,荷花倒没在意,一如既往地操持饮食。因为心中的怨气,那顿饭吃得寡淡无味。

荷花见我如此,心中已然明白了大半。我不说话,她仍饮酒,不是一口一口地饮,而是大口大口地灌。我阻挡不了,只好也抓起一瓶酒,直接开吹。

待两人都有些了醉意,荷花开始说话,没讲几句,又笑起来。笑着笑着,脸上无声流下两行泪。她把泪擦干,开始讲述她的人生。

只是,这次讲述与我之前了解到的,关于她出门打工的故事,有了许多偏差。或者说,不是有偏差,而是两个人的经历。

如果说人生有AB两面,那么此前我听到的,是她的A面人生。而现在醉酒后讲述的,则是B面生活。相比于她展示于人前的A面,她的B面人生,更真实可信,也更让人感叹动容。

荷花生于贫困之家,十五岁南下,未成年,进不了厂,只能到处打零工度日。一年后,荷花看到一家美发店招洗头妹,这工作,不要证件,也无需经验,还能拿提成,多劳多得。

荷花去应试,很快通过了。在美发店洗了半年头,荷花耳濡目染,学会了穿衣打扮。又过了半年,原本那个不起眼的女生,变大了,也变美了,变得性感。

究其原因,与她的眼睛与嘴唇须臾相关。有人说她的眼和唇专勾人魂魄,让人想入非非。也有人说,这是优雅之美。

千人千面,万人万言,世上之事,原本讲不清道不明。这性感在工厂,可以称之为“厂花”。在发廊里,这样的性感,就是一种危险,经常有洗头的男人,找各种理由,约她宵夜喝酒。

前台女孩(女孩子当前台)

荷花一律婉拒了。一次没去可以,二次三次推却,洗头的男人开始数落她,“一个洗头妹,有什么好装的?”

骂过之后,荷花仍不去,于是开始找碴,甚至散播传言。捱过一段时间,荷花遇到一个不一样的男人。

男人穿着干净,言语动作都很干净。别的客人来洗头,手上不免会有一些小动作,这男人规矩得很,还对她极客气礼貌。

洗头完毕,起身,对她郑重表示感谢。荷花被这句“谢谢”打动,后来男人再来,就格外用心。

几个来回,两人熟了。一起出去吃饭,聊天,男人还带她去看虎门大桥,逛长安镇的街。每至一处,男人就对她讲此地的风物历史。

男人其貌不扬,谈吐滔滔,却有着别样的气质。相处久了,男人有意把荷花拉出来,去公司上班。

他在厂里管人事,荷花没什么技能,想来想去,只有当前台最为合适。一来前台算他的属下,可以培养她成长;二来荷花长得好看,正是前台需要的人。可前台一时不缺人。

到年底,男人所在的公司,不断有员工离职,其中就有一个前台小姐。男人给荷花办了一张假毕业证,加之有职务之便,顺利帮荷花办好了入职手续。

为了不让人起疑,男人让荷花报了一门外语班,其实只是掩人耳目。男人所作所为,皆不求回报。越如此,荷花愈感动。

终于有一天,彻底陷了进去。她无以为报,只能想方设法,做各种好吃的。男人不喜别的,倒爱上了她的饮食。

男人生日那天,没与别的同事一起庆祝,仍旧去荷花的出租房,当晚,荷花把自己做成了一道最可口的菜。事后,男人歉疚不安。他已有婚配,妻小都有老家。他给不了她幸福,荷花却心甘情愿。

为了不影响他的前程,荷花与我相谈甚欢,带我回租房,做饭,谈天,逛街。所以一切,只为了给外人造成一种假像:她谈恋爱了,男友是我。

而她与我的秘密约定,是半个月相约一定,有固定的日期。因为其他时间,主管有可能会去找他,必须避开我在的日子。

讲到最后,荷花喃喃自语,说我是好人,对我并不是利用,而是同乡之谊,让她备感温暖。我无法接受,起身欲离开。荷花苦苦求我,说公司正准备升人事主管的职,让我千万别被坏人利用。我没理会,转头离开。

不久,公司内部果然发生纷争。人事主管原本要升为副总,却被对手爆出一个料,称他包养情妇。不但如此,他还一手遮天,把一个洗头妹,包装成职场女性,成为前台,相当于公司代言人。

公司的这次职务调整,最终两败俱伤。主管对这桩事故,一一认罪。他的竞争对手,也没得到好处。公司新晋副总,直接空降一位过来。

主管劳苦功高,被要求降薪反省。至于荷花,自然被炒了鱿鱼。

荷花离开那天,给我留了一袋东西,放在公司前台。我取来,打开,发现里是一袋莲雾。里面有一张纸条,上面有一行歪歪扭扭的字:你是个好人,祝你一路平安,谢谢你。

几个月后,我离开虎门,去了深圳。时装厂的人和事,日渐淡去。唯有与荷花一起吃莲雾的场景,始终历历在目。(图文无关)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2193957737@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520wert.com/31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