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风动也是心动小说po(是风动也是心动书包网)

大片的青紫红淤布满了陆凉音的双腿,仔细看还能发现里面已经化脓的皮肉,脚踝处的地方甚至可

以隐隐瞧见森森的白骨。

霍重山知道,就他看见的这些还已经是裴怀翊替陆凉音处理过后的样子。

在这之前陆凉音双腿的情形一定是比现在更叫人不敢直视。

从未有过的悔意瞬时涌上霍重山的心头。

他看着床榻上仿佛下一秒就会破碎掉的陆凉音,竟有了一丝若陆凉音死了他便与她同去的念头。

他曾经以为对于陆凉音他是厌恶憎恨的,更谈不上什么情爱。

可当亲眼看到对方受了这么多苦痛后,霍重山竟然无比恼恨自己当初为何要将陆凉音送入宫去,让

她受到如此伤害。

事到如今,至于情爱,霍重山其实早就看清了自己,他早已在心底承认了自己对陆凉音的爱。

或许是从陆凉音在阁楼上朝他纵身一跃的刹那,又或许是边关的晚风吹拂着陆凉音翩翩衣袂的瞬

间,还有那无数个数也数不完的日日夜夜,桩桩件件。

是风动,也是霍重山的心动。

他承认,在复仇的途中,他早已爱上了陆凉音,爱上了他仇人的女儿。

他清醒地看着自己的心一寸一寸沉沦下去,却丝毫没有办法割舍这份遭人唾弃的爱意。

尽管炭火使屋子里温暖如春,可陆凉音的手依旧凉的惊人,这是霍重山第一次主动靠近陆凉音。

他握着她纤细的手,想要将自己的温度渡给对方,可并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霍重山心里明白,陆凉音的伤已经深入骨髓,伤及肺腑,寻常的药方定然留不住陆凉音性命,他得

赶紧想办法。

“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说完,他小心翼翼地在陆凉音额头上落下一个极轻的吻。

离去前,他遣了两个信得过的女使前来照看陆凉音,随后又命贴身护卫阿元带着一堆侍卫守住院

落。

从阿元手中牵过赤马,霍重山叮嘱道:“阿元,记住,我没回来前,任何人不得离开与靠近这里。”

阿元愣了一瞬,反应过来:“是,将军你放心,阿元一定会守好这里!”

赤马在雪地上留下一串马蹄印,不消片刻,便被大雪盖的无影无踪。

阿元虽然年纪小,但他却明白的很,他的主子霍大将军大概就是话本里的英雄难过美人关。

不知过了多久。

“吁……!”

随着霍重山一声长长的喝止,赤马终于在流萤谷的洞口外精疲力竭地停下了脚步。

不作丝毫的耽搁,霍重山利落的翻身下马,旋即双腿“扑通——”一声跪在了已经冻得硬邦邦的雪地

上。

他抬头看了眼紧闭的洞门,洪声道:“晚辈霍重山,愿舍所有,求大师赐药。”

话落,霍重山的声音从谷底一直冲到山顶上,吵醒了原本寂静的山谷,受惊的鸟扑腾着慌乱的翅

膀,发出阵阵尖叫。

等了片刻,不见有人应自己,霍重山不死心地继续高声喊道:“晚辈霍重山,愿舍所有,求大师赐

药!”

说完,霍重山朝着洞口重重地磕了个头,随后他每喊一次便磕一个头。

就这样,月亮不知何时从东边到了西边,大雪将霍重山变成了一个白花花模样的老头子。

“晚辈霍重山,愿舍一切!求……求前辈赐药!”

嘶哑的嗓音不再如开始那般洪亮,寂静的山谷也并无人回应半分,可霍重山心似坚铁,没有半点要

走的意思。

霍重山不知道自己在流萤谷前跪了多久,就在他快要失去意识前,紧闭的洞口终于从里面打开了

来,走出来一个身披袈裟,光着头的老者。

老者名唤智空,与霍重山已相识多年。

见原本该意义风发的霍重山变得如此狼狈不堪,智空大师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说道:“你这又是何

必呢?”

终于见到智空,霍重山如释重负般唇边露出了一丝鲜有的笑。

“大师,求你救救她,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只要您能赐药救她。”

说话间,他紧紧抓住智空大师的衣袖,神情满是哀求。

闻言,智空大师静静盯着霍重山的眼瞧了好一会,见对方眼神诚挚,半晌后他终于问道:“霍将军,

这回你可真的看清你的心了吗?”

“我看清了,我知道错了,大师,我知道我错了,只要大师救她,付出任何代价我都愿意。”

在沙场上叱咤风云的霍重山在此刻却像个犯了错的小孩,只为求一个弥补的机会。

眼见着霍重山仿佛要哭出来一般,智空一摆手,说道:“罢了,看在故人的份上,这药我便给你

了。”

闻言,霍重山通红着一双眼,欣喜若狂:“谢谢大师赐药!谢谢大师赐药!需要我做什么大师尽管吩

咐!我必当万死不辞!”

“你先别急着谢我,我这药可令人起死回生不假,可你也知道,是生是死,皆是一半的机遇,若那姑

娘命硬能扛过去,那便是如获新生,若那姑娘服了药十二个时辰后没有醒来,你便可以准备她的后事

了。”

说到这,智空大师顿了顿,他满目遗憾地看着眼前风霜过脸的霍重山。

终是少年人不再是少年人,红尘这一遭,果然谁都无法全身而退。

“当初你行事时,你和我说你绝不心慈手软,那时我便料定有朝一日你必要后悔。重山,这世上什么

都可以算计,唯有情之一字,你若算计了,此生怕是难安啊。”

话到此处,智空大师不再多言,他原是想再提醒一些霍重山,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他曾也是见过陆家那小姑娘的。

若霍重山想要重修旧好,怕是有些难的,除非小姑娘忘了一切。

“你且记着,切莫强求!”

说完,他将装有药丸的木匣递给了霍重山。

接过木匣,霍重山再次冲智空大师磕了个头,感激地说道:“多谢大师出手相救,他日定当倾力相

报。”

一连下了两日的大雪终于有了停歇的意思。

霍重山回来的时候,陆凉音刚咳过一阵,因用力而通红的脸终于有了丝血色。

“你们先下去。”

“是。”

正在伺候的女使被霍重山支了出去。

怕自己身上的寒气传给陆凉音,他特意换了件外衫,随后拿起装着药的木匣坐在了床榻边。

听到霍重山的声音,陆凉音将一双眼闭得更紧了。

她不知道一睁眼等着自己的会是什么,她发现自己越来越不懂霍重山了。

这人到底在想什么?

陆凉音长长的睫毛不安的颤动着,一时间,屋子里除了两人的呼吸声变得无比安静。

在霍重山的记忆里,两人自从认识后从未像现在这般独处过。

更多的时候,都是陆凉音在闹他,面对她的捉弄他从来都是不予理会的。

眼下两人的处境再不同往昔,明明已经官拜大将军,手底下握着千军万马,可面对今时今日的陆凉

音,霍重山却比从前更加不知所措。

低头从怀中取出木匣,霍重山又想起智空大师说的话,这药一旦吃下去,是生是死皆是一半的机

遇……

想到这,霍重山决定打破两人之间的沉默。

他右手的大拇指因为紧张而不停地在木匣子上打着圈,随后便听他轻声说道:“我知道你恨极了我,

等你好起来,无论你要我如何,我都答应你。”

火烛偶尔发出哔哔啵啵的声响,明明屋子里暖和的很,可陆凉音听着霍重山的话却心底里愈发一片

寒凉。

于是她噌地转过头来愤恨地盯着霍重山,一字一句的问道:“霍重山,你到底想怎么样?如果你是为

了苏灵儿身上的毒,你放心,三两天我还死不了,你可以现在就取了我的血送进宫去,何必在这假惺

惺!”

这一番话废了陆凉音不少力量,她刚说完便又撕心裂肺般咳起来,一张脸涨的通红。

见陆凉音情绪如此激动,霍重山并未急着解释。

他弯下腰将手从陆凉音的脖颈下穿过,想要将人从床上扶起来。

可眼下陆凉音一心求死,哪里肯配合他,见他靠近自己,陆凉音转过头来毫不客气地冲着他的胳膊

狠狠咬了上去。

陆凉音心里有太多痛恨和委屈,她自然是用了全力,不消片刻,她的唇舌间隐隐有了丝血的腥味。

霍重山丝毫没有动作,他任由她发泄着。

不知过了多久,陆凉音终于松了口,她有些脱力般泄下了身上的劲。

见她软和下来,霍重山趁机将人扶起靠在了自己的胸前,右手打开了木匣子。

陆凉音因为失力而变得柔弱无骨的身子完全陷进了霍重山的怀里,霍重山心中的悔恨顿时更浓了。

“这药一半生一半死,你若好起来,往后你要我如何我便如何,你若去了,我也不独活。”

说完,霍重山将药丸递给了陆凉音。

盯着像珍珠一样泛着白光的药丸,陆凉音犹疑了片刻,唇边扯出来一抹解脱的笑。

“霍重山,你信吗?其实我从未真正恨过你,杀人偿命,这本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是我陆家对不住

你们。”

话落,陆凉音毫不犹豫将药丸咽了下去。

在陆凉音晕睡过去的时辰里,霍重山连夜安排好了一切,他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如果陆凉音就此没了,他不会让她孤身一人赴黄泉的。

阿元从霍重山交代后事一般的话语里听出了不对劲,可他什么也做不了,他不敢相求于任何人,更

不敢将这些事告诉别人,他怕自己会不小心害了霍重山。

霍重山从外头回来的时候,阿元正坐在陆凉音屋外的石凳上哭的伤心。

“阿元?”

霍重山见状轻轻拍了拍阿元的肩,唤了声他的名字。

阿元吓了一跳,泪眼婆娑的站起身来,瞧见霍重山回来,哭的更伤心了。

在他的记忆中,除了他的爹娘,霍重山就是对他最好的人了。

是风动也是心动小说po(是风动也是心动书包网)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2193957737@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520wert.com/6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