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湛追妻记全文阅读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蓝湛追妻记全文阅读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小说)

(本文诣在填补一些看完了原著之后的遗憾,为填心里没法圆的坑而来,剧情以原著正番结束之后的时间节点为开始。文中部分内容轻微魔改,部分人物或剧情设定与原著有一定区别,但本人尽力使得总体情况不偏离原著的设定,不喜勿喷,感谢各位友友们的支持理解。)

“未曾,此乃第一次。”蓝湛如今在魏婴面前基本上说得上绝对的有问必答。

“……”魏婴震惊地抬头看着蓝湛,完全想不到会是这么一回事,甚至话都要说不出来了,“那,那,那你这是怎么做到的?!我当年在云梦的时候,尝试做东西吃,总共没做几回还差点把厨房烧了呢。我就不明白了。”

“为心爱的人学做饭,不一样。”蓝湛仍旧微笑着,没有理会魏婴脸上满满的震惊,像是哄小孩一般说着,“你乖乖在这儿待一会儿,我去把东西放好之后,我们就一起去见叔父。乖一点。”说完,他就自己先出门了,顺手直接将门带上。

一脸震惊的魏婴再一次被一个人留在了静室里。但很快,他也就想通了,自己做不好就算了吧,反正也有人帮他做饭了,至于偶尔需要自己想办法一下的话,那也算不上多大的问题,反正自己一个人也饿不死就是了,大不了等到蓝湛有空的时候让他多给自己补补就是了。

蓝湛很快就回来了,然后二人便一起去拜见叔父。

魏婴现在又有一点紧张了,虽然叔父同意自己留下来了,但也不代表他喜欢自己啊,若是叔父想给一个下马威,那又如何是好呢?

蓝湛一看魏婴这个表情,就能够猜到他在想什么了,于是轻声说到:“不用担心。你以前不是对自己很有自信吗,没有关系的。”

“可是,蓝湛,我……”

“没事,有我呢。”蓝湛觉得自己应当鼓励他自信的面对家人。

“好吧。”正说着,二人已经到了会客厅门口了。

守门的弟子见忘羡二人来了,连忙上前行礼:“含光君,魏前辈。家主和老先生已于会客厅内等候。请二位……尽快拜见。”

“知道了。”蓝湛直接面色清冷的回答,拉着魏婴的手直接往里面走,直接将门生惊得不敢说话。

进到会客厅里面,只见蓝老先生作为长辈坐于主位,或许是蓝老先生真的不希望魏婴一起住进来,厅内气氛莫名的有点儿凝固尴尬。

忘机拜见叔父。”蓝湛继续冷着个脸,直接走到大厅中央行礼道。

“呃……”魏婴跟在后面,看了一眼这个冷着脸行礼的人,有些尴尬的假笑着,也跟着不太正经地行礼,“夷陵魏无羡,见过蓝老先生。”其实他还没整明白自己到底应该如何称呼在座之人呢,毕竟他和蓝湛还没有成亲,急着直接喊叔父,怕是不太好。可是,正当他以为自己这样讲应该没有什么问题,想要在心里得意一下的时候,突然接收到了蓝湛一记冷眼。

蓝湛冷冷地盯着他看了一小会儿之后就转回去了,可魏婴心里却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了,他刚才说的,好像也没说错什么啊,为什么要冷冷的瞪他一眼嘛。

“听说,你们二人已经回来有一会儿了,之前刚回来的时候,为何没有前来拜会?”叔父完全没有给予魏婴委屈控诉的时间。

“叔父,我们二人赶路回来,略显疲态,需略作休整才能以较好面貌前来拜见叔父。”蓝湛面无表情的答话。

“是吗?可我记得,忘机你原本出门夜猎回来,只要不是受伤了不方便,一般都会先来拜会我或者兄长之后再回房休整,如何就像如今这般。莫不是,你也被这个顽劣之人带坏了?”叔父还是有些生气的,听说忘羡二人上山来了,叔父今日可是特意没有专心午休,认为他们二人回来之后应该会尽快来拜见一回,怕他们没办法见到人,午休时间都没有休息好。可这两个人倒好,愣是让他提心吊胆等了那么久,还差点以为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了。

“我知叔父之前应是在午休,便告知魏婴不必先行打扰您。”蓝湛面无表情的做出解释,“并非是他带坏了我,而是我告知他不必过早过来。还望叔父莫要怪罪魏婴,他没有做错。”

“你!忘机啊,以前我说什么你一向是不会轻易杵逆我的,可你看看你如今,这像什么样子!”叔父恨铁不成钢的说着,“或许十六年前他做的事情真的不是那么大逆不道的混账事儿,这一点我不多说什么,但就这一点,就值得你为他不断的杵逆我吗?他没有做什么有违天理的混账事儿被冤枉成了人人喊打的魔道之人,你作为以前多少有些交情的朋友或者说好兄弟,希望有机会能帮他平反,还他清白,这一点叔父不是不能理解。但是,为了他,雅正都不要了,这怎么行?”

蓝湛闻言,并没有回应。

见蓝湛不答话,叔父更加生气了,怒火也开始转向魏婴了:“忘机不说,那你说,是不是你?要不是你给忘机灌的迷魂汤,他又怎会如此不知礼数?”

“我,我没有啊?我干什么了?我明明什么也没有做。”魏婴此时委屈至极,明明他什么也没做啊,要是不确定蓝湛也有那个心,他根本就什么也不会干啊。

“那你说,为何会这样啊?要不是你,何至如此?”叔父很是生气。

“我,我怎么知道嘛。再说了,谁说是我干了什么好事才导致这种情况的,你也不知道到底是我干了什么还是你家这位先做了什么,事情在走到这一步的呃?”魏婴在心里直呼冤枉,明明是他们家白菜先动的手,怎么到了叔父这里就是不论如何都是他的错呢?

“你!……”叔父气得脸都白了一个度,但一想到如果自己这样指责下去,自家白菜也要跟着这家伙一起跑掉了,愣是有气也撒不出,只能咽下去,“诶。罢了。我说什么怕是也改变不了你多少。反正你以后安安分分的不要祸害别人了,那我也可以不多说什么的。另外,我得郑重提醒你,不要祸害我院子里的兰花,那些都是名贵品种,你可赔不起!”

“要是我被针对了那就不一定了。”魏婴先是自己嘟囔了一句,说完了才发现其实所有人都能听见,有些尴尬的咧了咧嘴。

“叔父,忘机还有一事禀报。”蓝湛直接出声道。

“嗯?还有何事?”

“忘机此番游历,已然认定魏婴为吾命定之人,希望能在日后为他正名之后,可以有机会与他结为道侣。还望叔父恩准。”蓝湛一脸的坚定,语气完全没有任何的商量余地。

(未完待续…)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2193957737@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520wert.com/6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