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战小说十大巅峰作品2000(商战小说十大巅峰作品2000王)

之前小编推荐了不少古言,高干文,甜宠文,也有虐文,今天小编来推荐一波商战文,献给在职场奋斗的你们!

第一本:女人就是红颜祸水—-作者:艾米丽127

简介:“一场事故,把两个毫不相干的两个人串联到了一起,从那时候开始,你的开心就是我的开心,你的悲伤就是我的悲伤,不管我们之间有多少误会,问题,这都是为了我们一辈子的幸福而做铺垫,走过那些坎坷,就能看见我们的未来。 那场事故,是爱神丘比特的妙手,是为了让我遇见你!……"

入坑指南:

陈子誉刚打开电脑,一股慑人的香水味窜入他的鼻孔里。

一双手轻轻地靠在他的肩膀上,陈子誉心中一颤。

“子誉,下班后有空吗?我想和你说点事。”张靓的声音传入他的耳边。

“可能不行…”

“晚上我等你。”张靓拿起陈子誉的杯子,说:“清咖半袋对吧?老喝苦的不好,今天给你加点糖吧。”

“不用了,我自己来倒吧。”陈子誉接过张靓手中的杯子。

张靓瞧了瞧陈子誉手中被接过去的杯子,笑了笑,伸出手帮陈子誉翻了翻衣领,说:“瞧你粗心的,衣领都没有翻好。”

陈子誉望了望周围,所有的同事都在望着他们,陈子誉定了定神,小声地说:“张靓,去公司门口等我,我马上过来。”

张靓笑了笑,转身走了。

一个女职员凑到陈子誉的身边,低声问道:“你和张靓是不是…?”

陈子誉还未答辩,又一个女职员坐在椅子上阴阳怪气地说道:“哎呀,陈子誉什么时候和张靓发展成这样的关系了。女人帮男人整理衣领,那关系可就不一般了。”

那女职员扭过脸死盯着陈子誉,醋意浓浓地对陈子誉说道:“你说是不是呀?”

“没有这回事。”陈子誉低声说道。

“没看出人家张靓对陈子誉那么好吗?近来的打扮也越来越漂亮了。”又一个女职员说道。

陈子誉无奈地说道:“你们大家不要乱想,我和她从小就一起长大,这些举动很正常的。”

“没看出来居然还是青梅竹马啊。”

那个站在自己身旁的女职员戴着一副厚重的眼镜,气急败坏地说道:“陈子誉!你怎么可以这样!你怎么可以这样!”连说了两遍,气的眼镜差点跌在地上。

“随你们怎么想。”陈子誉心底里忽然生出一股无名之火,狠狠地将手中的杯子剁在桌子上,“克朗”一声震得桌子乱颤。陈子誉快步走出了公司,一眼就看见张靓双手抱在胸前,正在外面等着自己。

陈子誉心里已经有了明确的答案,他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

陈子誉深深地吸了口气,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轻声说道:“张靓。”

张靓赶紧转过身去,笑吟吟地望着陈子誉,似乎脸上还带有一丝羞涩。“怎么了?约我到这里来,有什么事要说吗?”张靓轻轻低下了头。

“我有些事情想和你说说。”陈子誉说道。

“…是什么事?”张靓忽然倒退两步,头埋得更低了。

“张靓,我只把你当成我的妹妹,我们之间是不会有结果的。”陈子誉说话的声音已经开始颤抖,心里似乎在着流着血一般,刀札了一般的疼,他不敢正视她的眼睛,他怕自己受不了她委屈和伤心的眼神。

“世界上,还是有很多好男人的…”陈子誉将眼睛瞥到别处,“不要为了我耽误了自己的青春,你是个好女孩…”

我们之间是不会有结果的…

你是个好女孩…

女孩的双眼开始流泪,玻璃般透明的心被瞬间击碎。轻轻的微风挽过她的脸庞,就像盛夏的季节被寒冰遮盖。小时候见过一颗流星,美丽的犹如她的笑脸。不哭的维尼小熊,写在玻璃上的誓言。女孩疼过的心尖,皆是她爱过的证据。

轻轻的叹息声忽然打破了这浓浓的悲伤气氛。

是陈子誉发出的叹息声。

陈子誉将张靓紧紧地抱住了,在她的耳边说道:“找个好男人吧,你是个好女孩子,有一天你会找到自己的真爱。”

一颗泪滑落到陈子誉的肩头。张靓忽然用力推开了陈子誉,又忽然间笑了:“是我自己多情,是我自己下贱,可以了吗?我不需要可怜,我自己的事,我自己会做主。”

张靓忽然间很开心地说道:“哎呀,早知道当年我就和我爸爸妈妈一起去国外了,亏得我独自一个人留在台湾这样多年。我还真是傻呀。”

“张靓,你别这样,好不好?”陈子誉的声音颤抖着,心疼地望着张靓。

“我不需要别人的可怜,更不需要你的可怜。”张靓平静地说道,“好了,话说完了吗?说完了的话,我可要回去工作了。弄晚了俊松哥哥就要说我偷懒了。”

张靓抱着肩膀,笑吟吟地从陈子誉的身边走过去。陈子誉忽然叫住了张靓:“张靓!你等等!”

“哦?什么事呀?子誉哥哥。”张靓转过脸笑着望着陈子誉。

陈子誉低下了头,心中忽然产生一丝不忍,声音小的如同蚊子一般轻:“其实张靓,曾经我不是没有对你产生过…”

“别说了,子誉哥哥。”张靓忽然打断了陈子誉的话,看着陈子誉一脸惊愕的样子,张靓沉默着什么话也没有说。

陈子誉忽然缓缓低下了头。张靓心中顿时一阵颤抖!

低头的温柔!

商战小说十大巅峰作品2000(商战小说十大巅峰作品2000王)

第二本:我想要爱情——作者:缺爱者

简介:"李静孤独的望着窗外,耳边仿佛还回荡着孩子们银铃般的笑声。已经三年了,当初是自己不顾家人和朋友的反对执意要到这所偏远小学来任教的。谈不上后悔,毕竟和孩子们在一起可以暂时忘掉一切,最难熬的是这无尽的长夜,李静知道自己已经离不开这里了,只是这份清苦不是她这个年龄所能负担的起的。……"

入坑指南:“到了,你要去哪。”到了县城的一个小区李静说

“什么到了,你家不是在乡下吗。”

“我说我家在乡下吗,我家就在里面,走吧。”

“真没看出来,你居然是城里人。”杜飞狐疑的看着李静。

“奇怪吗,不进去,我可走了。”

“等等。”杜飞在路边卖了两大包水果。

李静说:“你买东西干啥。”

杜飞傻笑着说:“第一次去你家总不能两个肩膀扛个头去吧,再说我还想讨好我未来的岳父,岳母大人呢。”

李静在杜飞背上使劲捶了一下说:“你再胡说不带你去了。”

“明白,明白。”杜飞装出一副很配合的样子

杜飞跟着李静上楼,杜飞说:“我怎么觉得我像个傻小子呢。”

李静问:“怎么了。”

“你说咱爸妈能看上我这个土不拉几的姑爷吗。”

“到了,别胡说。”

门铃响了一会门就开了,一个五十多岁身体有些发福的女人站在门里看着外面的两个人说:“你们是……”

“请问,这是李静家吗。”李静强忍着不让自己笑出来。

“啊,找小静啊,她在外地教书还没回来呢。”

“回来了,妈,我这不是回来了吗。”李静仍了书包抱着母亲一个劲的笑。

“你个臭丫头,刚才我说怎么越看越像我闺女,你打扮成这样你这是要唱戏呀你。”

“妈,你闺女在那就穿这个,纯棉的。”

“快去换了,让人看见我闺女穿成这样还以为咱们过不下去了呢。”

李静的父亲也过来了说:“怎么穿成这样,快去换下来。”

李静说:“唉,忘了给你们介绍了,这是我朋友杜飞,你们别多想啊,普通朋友,杜飞,我爸妈,你们聊我去换衣服。”话没说完人就没影了。

杜飞赶忙打招呼:“大爷,大娘你们好,我是杜飞。”

父亲说:“来,快坐吧。”

“唉,唉。”杜飞应着把买来的东西放在屋角。

父亲看见了就说:“来就来吗,带什么东西啊,来坐。”

“那怎么好意思呢,第一次来也不知道大娘跟您喜欢什么,就随便买了点。”杜飞殷勤的说,他现在可不敢造次了,即使得罪李静也不能得罪这二老。

这可是一票否决制,二老的任何一张反对票自己都会立马没戏。所以杜飞就这么小心翼翼的伺候着,母亲端来两杯茶,杜飞急忙站起来紧走两步,接过来先给未来的岳父大人放在跟前,而且茶杯的把手还要冲着他老人家,便于他老人家喝茶顺手,然后说:“大爷您喝茶。”

自己再小心的坐下再把自己的那一杯放下,当然也要轻放,避免“铛”的一声砸在茶几上,万一惊了圣驾就麻烦了,你这摔摔打打,你这示威啊,还是抗议啊。这是谁家的孩子。一般这“这是谁家的孩子。”

话一出也就只能恭喜你下次中奖了。所以说你现在就只能忍着,人家闺女你不是还没套到手吗。

只要一到手也就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了,咸鱼大翻身的感觉真好,这时咱就挺直腰杆,咱怕谁,咱怕过谁,什么岳母大人不是丈母娘吗。

茶杯“铛”的一声砸在茶几上了,砸就砸了怎么着吧,你不高兴,我还不高兴来呢。你想怎么着,你能怎么着,这不是你拿着那否决票吓我的时候了。

我觉得都说“看你跟新姑爷似的”一定是那些个没结婚的,结了婚你怕他干啥。

所以奉劝已是岳父大人,岳母大人,或者即将作为这种身份出场的大人们当政时千万不能鱼肉姑爷,作威作福,因为你们的否决机制不健全,几年,甚至不到一年就失效了,一旦失效就如同徒手上战场。

如果还有机会就从现在开始善待你的准姑爷吧,善待准姑爷就是善待自己啊。

“小杜,小杜,喝茶,茶凉了。”

“啊,啊,好,好。”杜飞又回到现实中来,偷偷看着自己未来的岳父,觉得老头还算慈祥,心想;对我好点吧,你不吃亏啊。但现实情况还得如履薄冰的小心伺候着。杜飞没话找话说:“您在哪儿上班啊,大爷。”

“我就在这农机局上班,都干了半辈子了。”

“今天没上班啊。”

商战小说十大巅峰作品2000(商战小说十大巅峰作品2000王)

第三本:检察官公主——作者:公主小妹

简介:“你快点醒过来,季旭,你不能就这样丢下我,季旭!紧紧地把他抱在怀里,羽熙的脑子已经完全没有办法思考。 ……”

入坑指南:

出租车里,司机频频望向后视镜里哭成了泪人的羽熙,“闺女啊!有什么不开心的别憋在心里,说出来,看大叔能不能给你出出主意!”

只顾擦着眼泪的羽熙压根儿就没注意到大叔刚刚看向自己的动作,不好意思地清了清嗓子,刚想回谢大叔的好意,手机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急忙从包里掏出了手机按下了接听键,电话那头传来的是小陈的声音。

“洛检,你刚说的影像带没有找到。”

“什么叫做没有找到,难道以你们的水平都没有办法吗?”

“不是的,我们进入了地检署的内部网络,可是并没有找到那天会议的任何资料。”

“怎么会?署里所有大小会议都会保留记录,难道”

“难道什么?”

“没,没有!小陈,这件事我会想办法查清楚,在这之前一定要留心出现在尹家的任何人,一有消息我会马上联系你!”

挂断电话的羽熙顾不上哀悼自己还没开始就已经凋零了的爱情,毫不犹豫地拨通了季旭的手机,直觉告诉她这件事和他脱不了干系。季旭似乎也早已经料到羽熙会打来这个电话,所以几乎是在羽熙摁下号码的同时,传来了季旭的声音,“怎么了吗?”虽然清楚地知道羽熙这个电话的用意,可是季旭故意地想绕开主题。

“你知道的。”羽熙并没有跟他兜圈子,上来就直奔主题,“为什么不跟我商量就把李耀翔的事告诉头?”

“时间紧迫,而我不想让你为难,所以帮你做了这个决定。”

“把会议录像给我!”

“你凭什么认为录像在我这儿?”

“就凭我对你的了解,你知道我早晚会发现你们秘密会议的事儿,然后一定会去找会议录像。”

“如果你这么想要这份录像的话,10分钟后到我公寓!”

挂断电话,季旭无奈地叹了口气,‘小羽,了解彼此到这个地步,我们又怎么会走到这一步?如果不是因为尹彻那家伙’这么想着,季旭一拳头重重地打在了身旁的桌子上,是的,这一次,这么做,他有着自己的私心,他,不甘愿就这么失去她。

10分钟后,羽熙准时地出现在了季旭的公寓门前,按下门铃,大门很快被打开,“我要的录像带呢?”

“不准备进来做一下吗?”

犹豫了一下,羽熙还是换了鞋子进了门,沙发前,季旭早已经泡好了绿茶放在了她面前,端起茶杯,羽熙轻轻地抿了一口,放下杯子,

“现在你还不准备告诉我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吗?”

“你应该已经见过弦子了吧!地检署已经和她合作,今晚会以她的名义举办一场面具舞会,署里的人和警方都会混在中间,作为她的未婚夫,尹彻自然会和弦子一起出席,最后一支音乐响起的时候,她就会亲手结束了那家伙!”

“难道你真的以为杀了尹彻,李耀翔就会乖乖认输?季旭,你到底是怎么回事?以前的你做什么都会非常谨慎,可是这一次,为什么这么草率地作出决定?”羽熙刚想开口劝他取消这次的安排,可是,话到了嘴边又咽了下去,她太了解季旭,“既然你已经决定了,告诉我时间和地点,我在尹彻身边呆过一阵子,比起你们更容易接近他。”

“已经来不及了!”

“什么叫做已经来不及了?怎么会来不及呢?”

“小羽,不要再自欺欺人了吧!你这么千方百计地想要知道会议内容无非就是想帮那家伙逃过一劫,就算我告诉你时间地点,你今天也一定去不了。”

“不要逼我!帮我这一次不行吗?”

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在自己面前替别的男人求情,季旭有如万箭穿心般难受,没有回答,只是抱歉地移开了视线。

“如果你不愿意帮我,那么,至少不要阻止!”说完,拿起包包起身准备离开,可是,下一秒,她的世界开始变的模糊,四肢瘫软间,羽熙又跌坐回了沙发里,“季旭,你居然在茶里下了药!”说完这句,羽熙就完全失去了意识。

季旭小心翼翼地抱起羽熙,轻轻地把她放在了床上,“小羽,原谅我!”温柔地在她的额头上吻了一下,转身,拿走了羽熙包里的手机,锁上房门,汽车的引擎被发动,‘现在差不多是时候去到现场了’。

尹宅里,弦子正在尹彻身边撒着娇,“彻,今晚姐妹们帮我办了个面具舞会,你会陪我出席的对不对?”

尹彻的眼前不断地回闪着羽熙转身离开的画面,正当心烦意乱,弦子的这个提议刚好能让自己暂时忘了刚刚发生的事情,想都没想,“当然!一会儿我让小陈带你去挑件礼服,等我把公司的事处理完了直接去店里接你!”

弦子毫不吝啬地在尹彻唇上烙下一吻,“彻,你最好了!”

看着弦子跑开的背影,‘尹彻啊尹彻,是时候把那个女人从你的脑子里清理出去了!’

‘滴答滴答’时间飞快地计数着,转眼,暮色已浓,尹彻已经在去接弦子的路上,另一边,季旭家里

也许是因为只是小抿了一口的关系,蒙汗药的药效并没有持续很长时间,渐渐地,羽熙恢复了意识,可是,脚还是使不上力气,拿起身边茶几上的玻璃水瓶就开始狂灌水。终于,10几分钟后,羽熙完全清醒了过来,急忙跑到房门口可是,紧锁的房门挡住了羽熙的去路。下意识地把手伸进包包,可是,手机早已不见了踪影。

无奈地瘫坐在了床边,‘尹彻,我们之间难道真的就这样结束了吗?’心灰意冷之际,床头柜上银色的打火机映入了羽熙的眼帘,灵机一动,羽熙立马拿起了打火机点燃了枕巾,果然不出所料,不一会儿房间里的火灾报警器就响了起来,羽熙被自动启动了的喷洒装置淋了一身的水。公寓管理员在第一时间拿着备用钥匙闯了进来。来不及和来人解释刚刚发生的事情,羽熙湿着身子就消失在了管理员的视线里。

就近找了个电话亭,羽熙拨通了欣怡的手机,“欣怡,现在什么都不要问,告诉我晚会的地点。”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的,季旭已经把一切告诉我了,头儿也已经答应让我加入行动,季旭先一步去了现场,我一转身把地点给忘了,快告诉我!”

一时间来不及好好想清楚,欣怡头脑一热倒是相信了羽熙的话,乖乖的奉上了晚会地址。

本想把一切告诉小陈让他先阻止尹彻,无奈没了手机根本背不出小陈的手机号码,顾不上换下湿了的衣服,挂断电话,羽熙就跳上了出租车。

等羽熙赶到时,晚会已经开始了,湿着身子一身狼狈出现在晚会现场的羽熙成功吸引了无数人好奇的眼光,为了不让季旭发现自己,羽熙一把拽下了眼前一个女人脸上的面具戴在了自己头上,然后迅速淹没在了人群里。真是老天不帮忙,所有人都戴着面具,要在这么多人里面找到尹彻根本就是个不可能的任务。

“彻,我去趟洗手间!”弦子算了算时间,舞会已经进行了1/4,也是时间去跟季旭他们会和了。

尹彻微笑着凑到了弦子耳边,“一会儿不会找不到我吧?!”

一双不安分的手又游走在了尹彻胸前,“你说呢?!”甩下一个魅惑的眼神,弦子消失在了人群里。

羽熙正六神无主,和弦子擦身而过的瞬间,羽熙认出了那股浓郁而特别的香水味,顺着弦子离开的方向,抱着一丝希望,一步一步,慢慢地,慢慢地,羽熙朝着那个既定的方向前行着。

就像柏拉图说过的,‘两颗相爱的心自然会牵引着他们找到彼此’,越靠近,羽熙心里的感觉就越是强烈,那种感觉,好陌生好奇怪,尽管半点把握都没有,可是,她的心在大声地告诉着自己,眼前的这个男人就是她苦苦找寻着的人。

看着一步步走向自己的这个衣衫不整的女人,尹彻的心里也莫名地紧张了起来,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有一种感觉,这个女人是他迫切想要忘记的那个她。

当她终于站定在他的面前,当她不顾一切地抱紧着他,谁都没有出声,可是,两个人的心里都已经明白。

没有推开她,情感终究还是战胜了理智,原以为她已经消失在了他的世界,原以为自己已经失去了她,可是,此刻,她正这么真实地拥抱着自己,“为什么?”

这一次轮到羽熙打赌,赌的依然是尹彻对她的感情,这样呆在他的怀里,他的心跳是那么的清晰,她知道,他对她并不是毫无感觉的,“想知道的话跟我上去!”

在来到主宴会场之前,羽熙早已经买通了后门的两个守卫,定好了3楼的一个VIP客房。

正在房间里讨论着的季旭弦子一干人并没有注意到羽熙和尹彻的动作。

房间里,两人各自摘下了面具。

“你怎么会把自己弄成这样?”虽然尹彻早已经习惯了这个女人的不同寻常,不过像今天这么狼狈地出现在华丽的面具舞会上,还是不得不让尹彻佩服。

早已做了一番打探的羽熙心里清楚,还有4支曲子,舞会就会结束,没时间解释事情的始末,“尹彻,我现在没时间跟你解释,反正一会儿最后一支音乐响起的时候你就没命了,我已经买通了门卫,现在跟我走!”

说着,拉着尹彻就打算往外走,没想到尹彻反用一把力,轻而易举地把羽熙按在了墙上。尹彻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羽熙一跳,惊慌失措地看着离自己只剩下一公分的男人,心跳漏了一拍。

“你把自己弄成这样来到这儿是为了我?”虽然还没有相信羽熙的话,可是,她紧张的神情全落在了尹彻的眼里,她在担心他。

羽熙冷冷地笑了笑,“你在乎吗?”

‘她承认,堵上自己的未来来到他身边只因为她爱他,可是,她不能自私地告诉他真相,因为用不了多久她就会回到属于她的时空,他们之间不可能有结果’,倔强地抬起了头,“你不要误会了,刚刚那个拥抱只不过是一个赌,赌你会跟我上来。”

“赌?这个,可以算作是一种报复吗?”

“不是!我这么做,只是不希望你出事。当初要不是我为了案子接近你,也许就不会有今天这样的事发生。”这样说着,羽熙的心里突然间充满了犯罪感,是啊!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自己错误地出现在了他的世界里,事情才会一步一步发展到今天这一步。

虽然一早就猜到羽熙接近自己的目的,可是听到她亲口说出事实真相,尹彻总有一种被背叛了的感觉,加重了手臂按压着她的力道,“所以,你一直都在利用我?”

他的眼神是那么强烈,以至于羽熙根本就移不开自己的视线,“那你呢?不也只是在利用我吗?你,又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质问我?!”

最开始,对于他来说,她洛羽熙的确只是一颗棋子,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的视线开始离不开她,她的身影会不受控制地出现在他眼前,他的心会因为她的每一个细小的动作跳动着。一时间,两人陷入了沉默。

“我想这个对话再进行下去也没什么意义了,求你,现在跟我走,再晚就来不及了!”

“最后一次,我问你最后一次,你留在我身边就只是因为案子吗?”直到最后,潜意识里,他还是希望她可以留在自己身边。

“是的!”一句话,2个字,对于羽熙来说却是千斤重,她明白,这一次,他们之间是真的结束了,她亲自结束了这本就不该发生的一切。

心,毫不意外地痛着,尹彻重重地甩开了羽熙的手,“我说过吧!从此以后从我的视线里消失,今天的事我会当做没有发生过!”说着打开了房门消失在了羽熙面前。

‘尹彻,对不起,就算我们之间已经没有可能,我也一定不会让你有事!’想着,羽熙紧跟着也出了房门,追着尹彻跑了下来,谁想还是晚了一步,季旭接到了公寓管理员打来的电话,知道羽熙已经来到了现场,所以行动被提前,视线可及的距离内,弦子正拿着枪对着尹彻,整个舞池也已经被包围了起来,显然的,枪上装了消音器。

如果不是因为尹彻,也许羽熙这一辈也不会相信,身体的反应会比大脑还快,来不及思考,在弦子扣动扳机的同时,羽熙冲到了尹彻面前,所有人都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唯有尹彻,木然地抱着像雪花一样飘落的羽熙,那一瞬间,终于明白什么是心死的感觉。

羽熙胸口淌出的温热血液唤回了尹彻的一丝意识,小陈也早已经带着人马来到了尹彻身边,现场一下子乱成了一团,看着愣在了原地的尹彻,“少爷,警方的人已经开始行动了,必须马上离开这儿!”

小心翼翼地抱起意识涣散了的羽熙,一大队人马护送着尹彻离开了现场,原来,小陈生怕今晚出事,一早在晚会现场安排了人手,一切都已经在他的预料之中,唯一让他吃惊的是,羽熙竟然抢在他之前挡在了尹彻面前。

关上车门的同时,小陈代替尹彻下达了命令,“去医院!快!”

鲜红的血液早已经浸湿了尹彻的上衣,也浸湿了他的心,眼泪,一滴滴滑落,和血融在了一起,“为什么?为什么要帮我挡下那一枪?”

凭着仅存的一点意识,羽熙拼命地挤出了一丝微笑,伴着眼泪交织在了眼角,“对不起!”

她还有好多话想告诉他,可是,她的世界在眼泪滴落的那一刹那,变成了黑夜。

尹彻绝望地晃动着羽熙的身体,“羽熙,醒醒!羽熙!你不能这么残忍,知不知道,那一枪打垮了我最后一丝的理智,明知道不能再靠近你,明知道不能对你动情,明知道”抽泣着的尹彻已经没办法说完下面的话,只是紧紧地抱着羽熙,“求你!不要离开我,不要离开我!”

商战小说十大巅峰作品2000(商战小说十大巅峰作品2000王)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2193957737@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520wert.com/7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