粪叉子是什么车的标志(粪叉子是什么车)

作者:韦忠试

粪叉子是什么车的标志(粪叉子是什么车)

——徐文武伤愈机智出县城

徐文武一觉睡到天亮,顾老板进来把他叫醒,神色有些紧张地对他说:“大队长,城里出事了,夜里有两个侦缉队员和一个在鬼子指挥部门前站岗的鬼子被杀。还用鬼子的血改写了鬼子指挥部门上挂的牌子上的字,把‘大’改成‘小’,‘皇’改成‘亡’,还在墙上留下血诗,像《水浒传》上武松杀张团练留下的血书那样。”

徐文武并没有吃惊,他办的事他吃什么惊?只是问:“知道是谁干的吗?”

“各种说法都有,有说是剑侠干的,有说是鬼侠干的。哪个鬼侠?又有各种说法,有说武松的英灵,有说是展昭的英灵,更多的说是你徐大队长的英灵,鬼子汉奸的‘捷报’上不是说你死了吗?是来复仇的。”

“日本人怎么说?”

“他们当然不认为是什么侠和鬼,仍认为是八路干的。可是八路杀了敌人,都是把枪支弹药拿走,因他们缺这个。这回他们没拾枪(顾老板不知摘去两支短枪),现在鬼子汉奸正关上城门在城里搜捕。”

“你刚才说有两个侦缉队员被杀,侦缉队是不是维持会?”

“不是,维持会有的是真汉奸,有的是不真不假的半户汉奸,也有的是假汉奸,被强迫干的。他们的家什差,只有两个头头是日本人给的盒子,其他人大都是买的,有的打不响,只能当样子,很多人没枪,只跟着开开会。侦缉队可不同了,他是才成立不久的汉奸队,现在约二十来个人,都是些地痞流氓、贼眉贼眼的人,穿黑衣,戴礼帽,一人一辆自行车,枪都是日本人发的真家伙,有的还一长一短佩双枪。他们只接受日本驻泗水顾问长泽金鉴和指挥官石川指挥。这班人都是铁杆汉奸,很坏,和日本鬼子一样坏,敲诈勒索,明强硬夺,稍不顺从他们,就说你是反日分子,勾通八路。抓去拷打,甚至杀害……”

何先生来到,神色紧张地说:“城里出事了……”

顾老板说:“我刚告诉了大队长,大哥,城里还在搜捕吧?”

“还在搜捕,听说还要搜捕四关。”何先生目视徐文武:“怎么办?”

徐文武会意,说:“我现在就走。”

顾老板和何先生这回没有说留,他们知道,藏到套间里也不保险,如果搜出,后果不堪设想。可是大白天怎么出城呢?徐文武看出他们的为难,说:“趁敌人还没搜捕到这里,我现在就出城,你们放心,老百姓能出去,我就能出去。我现在也是穿的老百姓衣服,和一般老百姓一样从哨卡里走出去就是。”

何先生说:“不这么简单。现在鬼子汉奸正在大搜捕,哨卡盘查的一定很严。有人要认出你来了呢?”

“不会的,都知道我死了,现在嘴歪了,和原先的模样不一样了,说话还漏风,人们想不到是我。”

“不能大意。”顾老板摇摇头:“说你死了,有人相信,有人并不相信,你嘴歪啦!模样并没改变。”

徐文武想,他们说的有道理,他嘴歪啦!模样并没变,伪军中还有人认识他。至于说他死了,伪军中一定有不少人不相信。再说,他还想把那两支枪和弹药带出去,藏在身上一定会被哨卡的伪军搜出,怎么办?他略思一下,有了,说:“顾大哥,把你家粪箕子和粪叉子给我,我装作拾粪的出去。”

何先生说:“这法也行,可你衣服、脸面挺干净的,像拾粪的吗?”

徐文武笑了:“这好办!我在地上打几个滚,把脸一抹,不就行了啦!”

其实,因为他夜间爬过城墙,身上已沾了土灰,只不过让他抖掉了。

顾老板点头同意,说:“你吃了饭再走,我去买包子去。”

顾老板买了一筐子大蒸包子,提来一壶水。徐文武对顾、何俩人说:“你们现在就各干各的事去,我吃饱喝足后一个人离开,谁也不准送。”说着,他抱拳致谢:“我徐文武如今起死回生,完全是二位兄长及全家之功,大恩暂不言谢,我返回部队后,定率众战士英勇杀敌,不赶走侵略者绝不罢休。”

顾、何也想表示什么,徐文武用手势制止,说:“二位兄长不必说什么,后会有期,请辞别,切记勿送!”

二人离去,徐文武吃了五个大包子,喝足了水。他看见顾家货仓里有块不用的旧雨布,他拿出藏起来的短枪,子弹、手榴弹,用雨布包好,拿着走出东屋。在地上打了几个滚,把衣服弄脏,又把沾满泥土的手掌在脸上涂抹了几下,脸上也脏了。然后他去了茅房,这里放着个粪箕子和粪叉子,他把包着枪和弹药的雨布放在粪箕筐头底部,用粪叉从茅坑里把粪除出装满粪箕筐头,背起来走出茅房。此时顾家院里、屋里都无人,孩子们在学校,夫妇俩在店铺营业,按他的要求不与顾家人告别。他打开大门走出去,又虚掩上门。他没选偏僻的出口出城区,偏偏从日伪军防守最重要的阁子门出。

他刚走到阁子门前,就被两个站岗的伪军拦住,但他们随机又向后退了两步,因为他背着的满满一粪箕筐头人粪臭不可闻,使他们不由的退避一定的距离。其中一个伪军问:“你是干什么的?”

徐文武咧着歪嘴笑了:“老总,我干什么的你该看不出来吗?拾粪的呀!”

他们当然看出来了,背着满粪箕筐头大粪臭烘烘的,这只不过是日伪们的例行问话,鬼子常问:“什么的干活?”,伪军常问:“干什么的?”

那个伪军又问:“你是哪里人?”

“城外韩家庄。”

“韩家庄的怎么上城里来拾粪?”

徐文武笑着说:“老总,不瞒你说,这粪是我在人家茅房里偷的。城里人吃的比乡里人吃的好,屙出来的屎也好。你闻着臭不?越臭越好,上地……”

伪军早被臭味熏的不耐烦了,一个伪军骂了声:“你这歪嘴别啰嗦了,滚!”

徐文武非但没“滚”,却把粪叉子放地上,举起了双臂,另一个伪军说:“叫你滚,你还不快滚,你这是干什么?”

“老总们还没摸身哩!不是摸完身才让过去吗?摸吧!摸摸我身上有枪不!”

伪军们更不耐烦了,一个伪军举起枪托,“想挨揍呀!快滚!越快越好!”

徐文武这才背起粪箕子不慌不忙地向门外走去,漏风的嘴嘟噜着“我背着粪箕子怎么滚呀?还是站着走吧!”

伪军们哪里知道,这个就是被日伪宣布已被打死的、后来威震泗河之滨的抗日英雄徐文武。也没想到,此时他粪箕筐头的大粪下还放着两把盒子枪和弹药哩!伪军们不但没发现破绽,还被徐文武戏弄一番。

徐文武大概也不知道,顾老板在店门边一直看着他背着粪箕子走出他家胡同口向西走去。他远远跟着他,看他平安走过阁子门的哨卡才放心回来。

(未完待续)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2193957737@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520wert.com/787.html